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4章 颍川卷14
    伊秋被郭嘉送回家之后,正好对上在院子里习武的郝萌。他使用的是一把单刀,武得是行云流水,威武不凡。

     “郝大哥这刀法使得真是俊俏。”

     伊秋还被郭嘉抱着,这时见到人,连忙从他身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 “我这水平在行里,只能算中等……”郝萌收好刀,这才将眼神投向伊秋和郭嘉。

     “秋妹子,你身上那么多脚印,这是遭人打劫了么?”郝萌关切的问伊秋,伊秋如今缓过来,倒也觉得没什么道:“我见郝大哥衣服破了,想要给你买两身将就着用,却不想一下子在街头看见很多难民,忍不住就泛了同情心。”伊秋只说到这里,余下的只需看她一身的狼狈便知始末。

     “……”郝萌一路上风餐露宿,少不得要饿上好几天,心里也是盼望着他人能慷慨解囊,因而他不能说伊秋的行为不对,只是沉默片刻后道:“世道大乱,人心难测。秋妹子好心,是那些人的福气,不过你这样一个长得似天仙一样女孩子家,若是出门,须得找个人跟在后头。”

     郝萌这么一言,想到自己受了人家恩惠,便自告奋勇道:“最近我还住在你家,那就叫上我吧!”他说完以后,这才见着郭嘉一般,给了他一个眼神:“这位小兄弟,俺替秋妹子谢过你救了她,可你这人也忒不是东西了,怎么们趁机占她便宜。”郝萌可没忘记伊秋是被对方抱着回来了,他是武人,最不喜欢这些花花肠子特多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 “此言……”郭嘉方才想说秋是我郭某的人,又怎么说是占她便宜,但一想到他们既无媒妁之言,亦未对拜高堂,着实有亏,于是便感而慨之道:“是郭某唐突,这就向秋赔不是。他日定然三媒六聘娶你为妻。”

     郭嘉心诚至极,伊秋闻言,最先的感觉反而是诧异:“我…这些都无所谓的。”当她愿意和他发生关系的那一刻,便已经认定了他,至于婚礼,不过锦上添花,她倒不是很看中。

     “定不负卿。”郭嘉见她这样,心里大为感动,又重新想起了昔日之诺。

     两人浓情蜜意,看得一旁的郝萌目瞪口呆,很是为郭嘉勾搭女子的速度心惊,连忙出声阻挠道:“秋妹子,你可千万别给这花言巧语的小白脸给骗了。你看他细皮嫩肉,双脚无力得像个娘们似的,日后别说保护你,就连他自己,也难以保全。”

     郝萌这话可是真心的,无奈伊秋听后,虽然态度十分端正和赞成的说道:“郝大哥所言甚是。”,不过接着话锋一转便说了句令郝萌吐血的话,道:“所以我才学好武功,这样才能保护他啊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中毒不轻!郝萌被气得不小,只当自己耳朵出了问题,便不复再言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晚上,郭嘉出去买了几壶好酒,又顺道给郝萌买了两身衣服,只等伊灏从学院里面回来,这才就着饭菜与郝萌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论武功,郭嘉自然比不过郝萌,但论喝酒,郝萌却不一定能胜过一直泡在酒罐子里的他。

     男人之间的感情,一般不是打出来的,就是喝出来的,因而郝萌在与郭嘉爽快喝上几碗后,便已经忘记先前的隔阂,直接上来就开始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 “郭…郭贤弟,你,你这酒量,嗝,像个男人,只是这身板,身板……”郝萌与郭嘉喝了数十大碗,早就舌头打结,双眼昏花得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白影。伸出手来,他想表示哥俩好地拍着郭嘉的肩膀说:“你这身子,我,我改日非得给你炼上几炼,不然怎么,怎么保护和满足秋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 说即,一手拍空,碰的一声倒地,接着便呼呼不起,酣然大睡。

     墨色微掩,银光初现,郭嘉望着头顶上那一轮矫洁的白月,还想再继续喝,但却发现刚才还在身边的酒瓶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含允怒的女子。

     “奉孝,听到郝大哥的话没?你本来就生得和弱鸡似的,再这么狂喝爆饮,日后可怎么满足我。”伊秋见到地上的酒瓶,就只牙疼。这郭嘉真是让她不放心,也更加令她害怕。前世他父亲也是一个很洒脱之人,只是却总是不忌嘴,贪酒好肉,最后病发也与这些有莫大的联系。想着昔日没能劝住父亲,如今郭嘉又是个惯有主张的人,伊秋便急得眼泪直冒。

     “秋,嘉……嘉不喝,莫哭。”郭嘉见她眼里流淌出一汪涓涓细流,顿时手足无措。加上今晚着实喝得过多,脑袋也不十分灵光,倒尤显笨拙地一边给伊秋擦眼泪,一边拍着她的背道:“嘉很厉害,不会满足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伊秋终于意识到郭嘉其实也喝醉了的事实,连忙推了他一把,见他依旧四平八稳,大感神奇之下,眼睛瞟着四肢横倒在地得郝萌,复又头疼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奉孝,你过来和我一起将郝大哥抬进屋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 伊秋其实并未对一个醉鬼抱多大希望,只是出乎意料的是郭嘉似乎听懂道:“要把郝兄抬进去?我看不必,他身强似牛马,合该睡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伊秋无语的想:“他这是记仇吧!”

     最终郝萌还是被他们搀扶了进去,伊秋望着郭嘉,不放心地想要留他住下,但对方倒反而提前来口道:“天太晚,嘉还要回去侍候母亲。”

     这时,郭嘉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深沉,看起来似醉非醉。

     “夜里不安全,我陪你去。”伊秋在郭嘉面前,总是会露出如同老母鸡护仔一般的强悍之意。

     或许郭嘉真的是有些醉了,竟然没有理智的拒绝,反而答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颖川因为来了许多流民,因而夜里出行很不安全。伊秋和郭嘉走在一起,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子,不过好在这次运气不错,一路上遇到好几个人,但最终没有

     发生什么事,平安到达了。

     郭府看上去还是和往日一样,但似乎又有什么不同。往日,这里虽然幽暗,却没有那么清冷,如今灯火通明,下人临门而立、

     严阵以待的样子,倒是令伊秋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果然,一脚入得正门,便有下人急急来报:“公子,你终于回来了,夫人说你归来以后,就去见她,她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小丫鬟的语气有些着急,怕是已经在门庭等候许久。郭嘉闻言,当即一凛,下意识地便抓住了伊秋的手,拉着她火速往母亲房里赶去。

     “嘉儿,你回来了!”一进门,伊秋便见到郭母在床上,像所有等待游子归家的母亲一样,脸上带着安谧慈祥的笑容,目光温柔的望着郭嘉,轻声招呼。有些凝滞的转动了下眼睛,看见她站在郭嘉身边,似乎有些惊诧,却又好像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 “秋丫头,老身还能再见到你,真好!”她声音暗哑,显得有气无力,只是一双温润的眼睛带着欣喜之意,显得格外的清亮。伊秋见她面色颓败,骨瘦如柴,即使心里还有着几分怨念,这时却已烟消云散,只连忙走过去,无声地拉住她的手,心中竟然溢满了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不舍。

     “嘉儿,为母放不下你,可是如今只怕以后再也不能陪伴你,以后就只剩下你一个人,母亲有愧于你父,始终未曾见…,见你成家。若是…,若是…”随即她用带着希冀的目光望着伊秋,接着又转过头去看像郭嘉,眸光中充满落寂道:“可惜了,不能见到奉孝和媳妇一起奉茶了。”如梗在喉咙一般,声音越来越细,几不可闻,只是一只手愈发奋力的抓紧了伊秋,看起来快要坚持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“奉孝,我们一起给母亲磕个头,奉杯茶吧。”伊秋大致明白了这为母亲最后的心愿,连忙从旁边的桌子上倒了两杯茶水来,然走到郭嘉身边,扯着他低头跪在郭母的面前道:“请母亲用茶。”

     “好!好…”郭母喜极而泣,连笑三声,接着便喘着粗气,浑身抽搐了一下,最后望着郭嘉,含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