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6章 颖川卷16
    古代的牛羊,尤其是母的,一般寻常人家都会留着产崽,不会舍得卖给它人。

     伊秋从颖阴过来,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来,于是第一次将手伸向郭嘉,心里十分的难为情。

     “奉孝,你…你有没有钱?我……”她向来自主惯了,几乎从不依靠他人,所以此时伊秋轻轻咬着下唇,有些为难和无助的看着郭嘉。

     “所为何物,贵乎多少?若超,我可给不起!”郭嘉闻言先是打趣了她一番,但见她居然在这件小事上如此不安,忽然惊觉这竟然是有识以来,对方第一次向他开口求些什么。当即胸口像是被重拳砸过,有些闷闷地钝痛,他想对方为他付出了那么多,而他除了令她跟着吃苦,似乎什么也没有给。

     “秋,若你曾许给他人,恐怕就不用如此忧心操劳了。”郭嘉说出这句话时,似乎心里更痛了些,他无法想象她卧在他人怀里的样子,于是他伸出手去,紧紧地拉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”伊秋的眼睛飞快地眨动着,她很少见郭嘉这么不自信的样子,想要坚定的表白自己的立场,可是要说出那几个字真的好令人难以启齿,于是憋到最后,把她平时温柔文静相反的女汉子属性给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“我自己选的人,和你有什么关系。就是一只狗,只要看上了,它就是再想离开,我也会打断它的腿,让它永远离不开。”

     语气和眼神都有三分凶残,郭嘉想这样的属性果然很像山里的小白蛇,瞅准了目标,便会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 “嘉能成为秋眼中的那只狗,倒是十分有幸!”郭嘉眸中含笑,宛若桃李初开,惊现刹那芳华。伊秋忍不住用食指去戳了戳他浓密的睫毛,然后幼稚道:“小狗郭嘉,你刚才在勾引我,对不对?我刚刚看到你眼睛在放电。”

     “放电?嘉不知何为电,自当是你色不迷人,人自迷罢了!”郭嘉有些耳红的转过身去,只说是伊秋色迷心窍,和他自己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“嘉仍孝中。”他掩耳盗铃一样,推出了更充分有力的证据。

     “嗯,守孝。”伊秋意味不明的点了点头,然后就厚着脸皮说:“反正你现在也用不了几文,那就让我帮你花。”

     终于顺理成章的向郭嘉要了钱,伊秋首先想:“她不过是向郭嘉要点钱,居然还会牵扯出爱的表白。”一想到自己用霸道总裁一样语气调戏郭嘉,还有那浓浓的中二宣言,登时有些无地自容,大感后悔。

     “我温文尔雅,沉静如水的形象啊!”伊秋在现代给人感觉很文艺清新,偶尔让人感觉有点冷,但这都是在外人看来,但实际上,和死党家人在一起的时候,她还是偶尔还是会有些跳脱地逗他们开心。

     心宽体胖。给郭嘉养身体,自然要让他少些烦恼,多些开心。伊秋回想着郭嘉刚才宛若少年一样耍赖的模样,心里的担忧总归是放下了不少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俗话说:“有钱能使鬼推磨。”伊秋拿了钱,顺利地买了两头正在产奶的母牛和母羊。

     亲自拿了一个白碗过去,她先是对那只羊动手,待取得奶之后,她只能说,这并不是适合人类饮用的那种奶羊的奶,因为伊秋自己闻着那股浓重的膻味,便直泛恶心,更不要说喝了。

     接着是牛,她也弄了同样的份量,然后发现还是和羊一样,也是土生土长的,并没有什么区别,奶水都不好喝。望着它们,自秋心情有些难过,并一连低落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 “怎样才能把奶里的味道去掉?”伊秋怎么也想不出办法,最后只能用高温杀了下细菌,其它的半点也没整出个花样来。

     最后还是伊灏这个贴心懂事的弟弟看出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 “阿姊,你曾经和我说牛奶对人体很有营养,这是打算给奉孝哥哥补身体么?”

     点了点头,伊秋望着下已经活蹦乱跳、并且每天跟着郝萌的弟弟,心里不由宽慰道:“还你身子骨强,不然我得操心死。”

     “嘻嘻,你才知道我是对你最好的那个。”伊灏笑着吐了下舌头,其实这几天他也很担心郭嘉,还想着上山打猎,给他弄点补品。他因为出身的关系,一直没有朋友,而郭嘉是第一个和他平起平坐,时不时会玩到一起的人,所以……

     “尽管他是和我抢阿姊的竞争对手,但是他现在这样病兮兮的,肯定赢不过我。”伊灏心里找好了理由,然后端起了伊秋面前熬好的牛奶,闭着气,咕咚咕咚地就一口气喝完了。

     “嗝,也不知是不是有效,还是等我先喝几天再端给他喝,不然就他那弱不经风的样子,若是喝出个三长两短来,怎么办?”伊灏十分讲义气的说完这句话,接着就哇的一下,跑到墙角去狂吐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看你还敢不敢小小年纪就逞能。”伊秋虽笑他模样憨态可掬,但其实却是在为自己的弟弟太过懂事而心疼。

     轻轻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脊背,待他缓过来以后,伊秋便将他抱在怀里。“阿灏真是个温柔的孩子,姐姐和被关心的奉孝都会觉得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 伊秋并不会因为关心,就去溺爱他,说你只要像一般的小孩那样天真快乐就好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 “阿姊,灏会快点长大,然后保护你和奉孝哥哥。”伊灏抬起头来,一双明亮的大眼中缀满了坚定之色。

     只要每次回家都有姐姐温暖的怀抱,还有郭嘉同他没大没小的玩耍,这样他便觉得很温暖。

     “其实也没那么难喝,等多尝试几次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 接下来伊灏真的坚韧不拔地每天喝下那些牛羊奶,而伊秋自己也边喝边尝试,最后稍微将不好的味道去了一点,至少喝下去不再反胃。

     牛羊奶这东西虽然难喝了点,但相比现代兑了不少东西的牛奶来说,起码浓厚纯正,没有任何添加剂。因而在伊秋和伊灏连续喝了一个星期后,便有了明显的效果。

     首先是两人的面色都红润了不少,接着就是伊灏每天都精力十分旺盛的样子,至于伊秋,那就是她前段时间有些枯萎的头发柔顺了不少。

     东西是难喝了点,只要效果好,那就是绑着郭嘉,也要给他灌下去。伊秋热好牛奶时是这样想的,不过其实当她给郭嘉端过去的时侯,对方压根什么也没问,扬起头来就喝了,并且动作十分优雅,并无不良反应现象。

     “……”伊秋一脸惊讶的望着郭嘉,有些怀疑被对方喝下去的真的不是令人喉咙作痒的牛奶,而是无比清冽的美酒。

     对比,郭嘉神色颇为无奈的望着她道:“秋与灏一片良苦用心,嘉岂不惜之。”

     没有人会糟践自己的身体,尤其是在有人关心你,甚至超过了他们自己的前提下。郭嘉一两日还不明白伊秋他们在干什么,但是当他们每天背着他,每天皱着眉将一碗碗难喝的东西往肚子里灌,他见了就是再铁的心,也不由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 偷偷的去厨房里喝了一点他们剩下的,那味道直接让他恶心得几顿都吃不下饭,可是望着才刚满九岁的伊灏小弟,这孩子都坚持下去了,他总不能表现得比他还差吧?

     其实冷掉的牛羊奶腥味会更加难喝,郭嘉一直偷偷喝了好几次,直到今天才喝了最新改良版热饮,所以倒也不觉得怎么难喝,同时也更家为伊家姐弟二人的举止动容。

     别人吃苦,让他享福。这让郭嘉这个自认是有些任性的人,还怎么说出拒绝的话。从来没有人能逼他接受不喜欢的东西,所以若一开始伊秋就把这玩意端来,他说不定面上领受,背过身来就倒给了外面的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其实伊秋在无意识间就已经治住了郭嘉某些令人苦恼的恶习。她从前就有个生病但不忌嘴的父亲,所以经过十多年的斗争,她劝人的手段已经变得高明了不少。

     她再也不会路口婆心的说这个不可以吃,那个对你身体不好,因为多半对方会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 看看这张感情牌打得多好,小弟更加懂事,喂得像馒头一样白白胖胖,郭嘉也不用她操心,自己就乖乖喝完了那恐怖的奶制品。

     “终于可以解放了!”她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。须知就是在现代,她也是那种从来不喝乳制品,更加害怕吃甜食的人。

     为了郭嘉和弟弟能健健康康地成长,她也是完全拼了。

     就这样,郭嘉换着喝了好几天牛羊奶,刚恢复了一点面色,接着就迎来了两个上门拜访之友人。

     此二人是郭嘉儿时的旧友,一个叫郭图,字公则,长像不是很出色,不过看上去有些老辣,兼之上下都留了胡子,外加两条浓黑的眉毛,倒显得一脸的刚毅;另一个则叫辛评,字仲治,同样留了胡须,但与郭图给人的感觉全然不一样。他更像一个文人,皮肤白皙,一举一动都很谨慎的样子。

     此二人如今是袁绍帐下的客卿。不过因为此时袁绍尚在京都为官,所以他二人还声名不显。

     “奉孝,多年未见,我与仲治听闻伯母去世,甚感哀之。只是先人已故,我观你气色虚弱,还望莫要过度伤心,多加保重。”郭图与郭嘉是小时候一起玩着泥巴长大的发小,因而对待郭嘉,就像关心一个邻家小弟弟一样,语气温厚,令人倍感亲切。

     接下来,郭嘉接待两人坐下,伊秋正好在其旁,因此便顺手奉了茶水,如隐形的丫鬟一样立在一旁,静静地听着他们谈话。

     辛评不像郭图那样情感丰富,只是语气平平地对郭嘉说了句:“保重。”接着便转向了正题:“奉孝,你可知京中出了何等大事?”

     辛评素来知道郭嘉料事如神,于是便想要考考他。

     闻言,郭嘉端起了茶水,轻轻饮了一口,然后神情自若的扫了二人一眼,语气肯定道:“帝薨,新皇继。”

     “奉孝果然神机秒算。”郭图大为赞叹。

     先前虽说汉灵帝病得不轻,但每次太医都说要死了,可最后却总能拖过来,如此反反复复,最后真的死了,反而有好多人不相信。

     一时嗟嘘不已,郭图也不知该如何评判这位没有给百姓带来半点好处的皇帝,只就目前的形势同郭嘉分析道:“如今少帝刘辨继位,人心不稳,我与仲治快马加鞭疾回,欲于此信之前赶到颖川,快点将家里老少迁往他处。”

     郭图说道这里,语气似含了悲鸣之意,高大的身躯也一下子随之低矮了不少。“奉孝,你也早作打算吧。”他的语气说不出的伤心失落。

     本来刘辨继位,这很可能是一个新的开始,无数文人志士满怀着希望,准备大干一场,无奈这位年龄太小,根本就扶不起来。

     才登基,其母何太后与其舅何进就开始想要只手遮天,并且隐隐与原本混得春风得意的十常侍有了利益之争,常斗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 “国将不国,这汉室的江山满目疮痍,百姓流离失所,我等虽有志,却不得其用,实乃痛呼哀哉!”

     悲怆的语气兼爱过忧民的情怀,这就是这个世界所特有的,令人感染的文之风骨。

     晚上,三个人又坐到了围栏边上,手里拿着的自是一壶很想令伊秋抽去的陈酿。

     对月伤神,举杯消愁,这也是这个时代不可避免的一种排遣方式。

     郭嘉生在汉代,很难说对其没有情感。伊秋觉得这就和自己的学校一样,纵然再不好,自己人怎么嫌弃都行,但就是听不得别人说一个不好的字。

     虽然尚在孝中,但伊秋生怕心情不好的郭嘉化身文艺青年,暴饮痛喝,以此消除心中烦忧。

     果然,伊秋望着三人喝了一壶又一壶,眉头越皱越深,却始终忍着没有出去阻止。

     直到最后郭图与辛评起身告退,她这才有写沉默不语地出来,然后静静地坐在郭嘉身旁。

     “奉孝,你那么聪明,一定可以轻易看出我耍的小心眼。”伊秋想光喝牛奶也不行,这么多酒下去,再好的补品也没用。随即有些愤愤不平,直接抬起剩下的酒,一瓶接一瓶拿起来喝。

     她所在的地方是辛评若在的位置,于是当她将手伸到郭嘉面前的时候,人便已经醉得不清醒。

     摇摇晃晃地拿起对方面前的一个酒壶,她喝了一口,忽然一下子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诶,怎么是水。”随即便晕乎乎地向着郭嘉怀里倒去。

     将她抱在怀里,郭嘉眼神温柔的笑了笑,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:“嘉愿为秋所骗,如此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