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8章 伐董卷26
    正午,兰笙与郭嘉用过午饭之后,便随着他来到陈郡周边的一个小乡村。

     在这里,郭嘉居住的是一处普通的茅草屋,不过看起来倒是有四五间,像是算准了他们会来一样。

     这厢他们前脚才进屋歇下,后脚便有人跟进来道:“郭小友,郑某听闻你有朋友远道而来,特来凑个热闹,讨杯茶水喝!”

     连忙转过身去相迎,郭嘉对着他微微一笑道:“文公兄登门而来,嘉欢迎之至。”

     来人一身农人打扮,浑身透着一股简洁质朴之感,就连双目也透着一种纯朴的智慧之光,令人一见便心生好感,不由主动亲近道:“晚辈池景澜,字兰笙,见过这位兄长。”

     .“呵呵!”郑浑先扶着胡子笑了片刻,然后借以打量了他片刻,见其脸似刀削,鼻若悬胆,眉似柳而不弱,反而更像一枚剑竹一样,隐隐透着一股凌厉之气,因而不由赞叹一句道:“兰笙小兄弟倒生得一副好相貌,只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 他望着对方眼角下方那拇指长的刀疤,颇为惋惜道:“若是华先生在就好了,说不定能让这道伤痕淡去一些。”

     摸了摸自己的脸,兰笙倒是也没有多么在意,只是在听到华先生这三个字的时候,不由有些激动道:“华先生,郑大哥说的可是名医华佗?”

     “是啊!前段时间他还在这里,最近听说豫州与徐州那带可能要打仗,他便带着几个弟子立刻动身往那边去了!”郑浑满怀着崇敬之情地一说,心里想着袁术此行,不由低沉了下来,有些落幕的对他们说道:“陈郡此时虽然民安且足,但恐非久待之地,在下今日前来,实则是向郭兄弟告辞。某准备去投奔徐州豫章太守华歆。此人清正廉明,是在下多年的好友。”

     “华歆确实是一位真正为国为民之人,文公兄去了定然能发挥所长,让更多的百姓过上幸福安乐的生活。”郭嘉十分真诚地给了郑浑鼓励。对方又与他们聊了几句,坐下喝了几杯茶,然后就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兰笙狐疑地望了郭嘉两眼,有些想不通地望向郭嘉道:“奉孝,郑浑这样的人其实才是一个国家真需要的,而曹公大业初兴,若有他在后方安兵养民,这才能奠定扎实的基础,你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 兰笙有些欲言又止,她是想知道郭嘉为何不同荀彧与戏志才一样留下来,反倒是郭嘉忽然握住了她的手,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:“人虽说关羽是万人敌,但那不过是莽夫之勇,而郑浑这样的人才当正称得上是一人可抵百万雄狮……”

     郭嘉说到这自己,故意拿眼睛望了望曹操派给自己的两名护卫,一边解释给兰笙听,一边又不知安了什么心思的解释道:“兰笙你固然知我之志,但也未免太高看我了。谋士一计,万人赴命,文若与志才年近三十而立,正是蓄势待发之时,而嘉从前不过一纸上谈兵之人,如果敢随意担下数万将士的性命,因而我同你一样,尚需要磨练六七年。”

 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他还双眼赤诚,情真意切,只是暗中却捏了一下兰笙的手,意味深长道:“郭嘉一计最多可敌千人,但郑浑一举却可利万世之民……”

     受到他的指示,兰笙嘴里也不停地对郑浑夸讲道:“仗终有打完的一天,但吃食问题,却是无时无刻不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,因而谁若得了此人,倒真可抵得上百万雄狮。”

     兰笙虽然配合着郭嘉想要忽悠走那两位大汉,但却忽然觉得自己也没有为郭嘉设身处地的想过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如果对方不说出来,她可能会一直将他看做那个历史上神乎其神的鬼才,却从未想到天才也是需要时间来成长。”此时她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,然后对着郭嘉道:“奉孝,我只害怕自己天马行空,有想法会不切实际,因而才想跟着袁绍,跟着孙坚这些诸侯,在他们帐下,多了解一些人,也多学习他们手下谋士身上的优点,然后就可以早点向你们靠齐。”

     兰笙想到自己之前,一切都被觉得太过理所当然,没有以一个普通人,或者是对待自己的丈夫一样,去看待郭嘉,如今这样一解释开,忽然心里一松,感觉自己从前太过拘泥,因而如释重负道:“奉孝,从前我想着你身体不好,便不想成为你的累赘,总是一意孤行,却完全忽视了奉孝你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 望着郭嘉,兰笙忽然多了一种可以依靠之感,然后袒露心意道:“我以后有什么都会先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 “嗯!”郭嘉十分欣慰和得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将兰笙给拉走,并边走边充满遗憾地摇了摇头道:“咱们进去出来,说不定就可以生个儿子,只是之后少了两个帮忙赚钱养家地人。果然上天给一物,便要取一物,果真不能太贪心啊!”

     兰笙听着他语气中的不舍之意,再望着郭嘉一脸轻松,如同丢掉两个□□烦的样子,颇为好笑道:“奉孝有那两个人保护,不是挺好地么?反正你最后选择的也是曹公。”

     “有么?”郭嘉又开始装无辜道:“是他们自己主动离开的呀!关嘉何事?”

     笑了一笑,兰笙道:“我看他们把你的身体照看得挺结实的呀!”

     说到身体结实这两个字,郭嘉就恨得只咬牙,向兰笙委屈道:“为夫为了日后可以保护你,那是被他们用鄙视的眼神当作牛马来操练啊!就连胡子也不给刮,好几天也不让洗一次澡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听着在郭嘉夸张语气中,那两人罄竹难书的罪状,兰笙却觉得他们似乎混得感情很好,但却不便拆穿,只有些纵容道:“既然奉孝为兰笙默默做了那么多,那兰笙该如何奖赏你呢?”

     “咱们夫妻谈什么奖赏,还是来生个儿子吧!”郭嘉将手指轻轻地放在兰笙受伤的眼角,有些疼惜地亲了一下,然后将她抱在怀里,终于正经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秋,其实嘉也害怕娶个媳妇回来,且不谈是不是累赘,更害怕有朝一日保护不周,在大义与妻子之间陷入两难,并恐惧有一天,自己的妻子不再是自己的妻子,因而秋所行之事,未尝不符合嘉的心意!”

     在这个时代,所有的男子几乎都有些大男子主义,很难这么坦诚地放下自己的面子,可郭嘉现在却对她直言不讳,兰笙心里感动,想到自己曾经痛下决心逼自己,就连一点信息也不留给对方,只想着有天能与他并肩而立,却从未考虑二人能相互扶持,风雨共济。

     “奉孝,我总觉得自己与你,与文若他们都相差甚远,所以……”兰笙笑了笑,也终于坦然了自己的心道:“其实或许我也有私心,并为自己找了很多理由,例如一切不过是时局所迫,更加以为你好当做借口,其实对比起那些全心全意地对自己丈夫的女子,不过是终究个不安于室的女人罢了!”

     有些话说开了,就如同被利刃剖开了华丽的外表,让人直面人类最本质的一面,有种让自己和别人都感到透骨彻寒,却又仿佛挥开了一切道德的束缚,由内而外地释放自己,就连灵魂也感到了彻底的轻松和自由。

     “我们都见到了对方最自私不堪的一面,日后便也没有任何顾忌,只要做最真实的自己就可以了!”郭嘉也没有觉得兰笙的话有什么不好,反而觉得这样更贴近了彼此,

     “嗯!”兰笙也觉得放松了不少。老实说面对历史人物,特别是和对方成为夫妻,总怕自己配不上对方,因而感觉压力特别大!

     “奉孝!”兰笙用力得在郭嘉长满胡子的嘴角上亲了一口,然后道:“其实你长胡子的样也很可爱啊!不过生儿子有点不切实际。首先咱们得东奔西跑的,其次是我真的很害怕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 兰笙现在对待郭嘉也不完全是丈夫,因为即使是夫妻,也不是什么都说。

     “咳咳!”听了兰笙这个说发,郭嘉吻了稳她的嘴巴道:“其实儿子可以去大街上拣一个,只是为夫想……”

     接下来的一切尽在不言中。郭嘉现在身材以及各方面素质都好了不少,而兰笙也不是昔日那个弱女子,所以如今脸皮更厚、更加坦诚信任的两人一缠在一起,便更加难分难舍,其火热程度完全不像当初刚在一起那样,总是轻柔尊重,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 呼吸跳乱了节奏,一切只遵从人类最原始的本能,兰笙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一件神奇的事,似乎他们两人似乎现在才有了进入了热恋期那中感觉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这边看着郭嘉与兰笙那不同寻常的举动,俩三俩四大眼瞪小眼了片刻,皆齐声道:“你们不觉得他们俩像夫妻么?我瞅着这两人之中,必然有一个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看郭公子是女的,他原来就弱柳扶风似的,就那脸没长胡子的时候,就没有我们家公子的凌厉,够爷们!”王三王四自然是力挺自己这边的人,而李三李四虽然只是负责保护,但是一路来,郭嘉同他们大口喝酒,并且还主动让他们训练他,说是要保护自己的媳妇,因而他们也觉得他够汉子,不过想起对方从不愿意光着膀子,还特别还洗澡,饭量也像个娘们一样,不由在心里头有些怀疑,但还是颇为义气道:“郭公子的和咱们在一个池子里洗过澡,那下面的兄弟,我们可是亲眼所见,因而姓池的那个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们公子的我们也见过,绝对不比你们公子的小!”

     “不!绝对是郭公子的雄壮些!”

     双方争执了好半天,只差动手打起来,但最后却是王四忽然回味过什么来一样道:“如果不是一男一女,那该不会是……我听说读书人之间,特别容易那啥?”王四对着王三挑了下眉,王三忽然打了个冷颤道:“是惺惺相惜,情不自禁,然后就和女的那个一样……那啥了?”

     “不会吧!主公身边的军师经常一兴奋就搂在一起,还眉来眼去,动不动就同塌而眠,那次数比和自己家里的媳妇还频繁!”

 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三李四也感觉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,然后拍了拍王三王四的肩膀道:“二位弟兄,这两位,不,是郭公子,你们替我哥们俩多照顾看几天。依我看,凭着我家主公雄才大略,咱们早晚会是一家人,所以我们兄弟二人也不藏着掖着,特地耍几个绝招给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好哥们,咱再多照顾一个郭公子,那也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王三王四都眼睛发亮,等着李三李四给他们演示一流的刀法。

     唰唰几下,待耍完之后,李三与李四便分头行动,一个去追踪郑浑,为防止他落入贼人手里,一个则快马加鞭地去通知曹操,去询问他的意见,看是否亲自去请。

     说来也巧,李四一路跟在郑浑后面,这时在半道上,恰好遇见山匪梁兴率众攻击合县,因而将郑浑的道路阻拦了去。

     郑浑是一个有责任心与计谋的人,当即带领着乡民抵抗,最后一直坚持,正好与曹操派出来平乱的夏侯渊里应外合,最终解救了黎民。

     作为被救援的一方,郑浑见夏侯渊一群将士军容整齐,纪律严明,不由心生好感,高看了对他们几眼。

     有了这一层,在李三一路快马加鞭,星夜疾驰之下,曹操大叹了一句:“必乃天要助我!”,然后便迫不及待,在一十分合适的时间赶来,然后再以自己的人格魅力,自己远大志向去征服对方,最后终于令郑浑心悦诚服道:“主公,为了天下百姓,郑浑愿向您孝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 点了点头,曹操十分自信道:“有了您,百姓的吃饭问题就不用那么发愁了。”曹操微微一笑,接着便郑重道:“郑浑听命,今特征召你为掾属。”

     “谢主公!”郑浑对这个安排十分满意,因而十分感激地谢过他们的好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