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7章 伐董卷5
    风高云淡,伊秋回到自己的住处,心里想起郭嘉受伤的神色,不知为何有些闷闷地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 “奈何天不逢佳年,聚离散离别不由人。”伊秋立于窗前,遥遥地望着天边一点星光,眼神有些迷茫地对着背后的兰翊问道:“兰翊,假使能带着记忆回到过去,你是否会改变主意嫁给他,而不是一味默默相守?”

     伊秋更像是对着空气自话,因为身后立着那个一身如铁的少女,她的神色同样茫然。

     “兰翊为何习武?女子当有夫君来护,何必苦之。”

     兰翊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人温柔的笑脸,温暖柔和得令人迷醉,令她拼了命也要追逐。

     “嫁给他?”兰翊重来没有思考过个问题,想了很久才皱着眉头,抱紧手中之剑,语气凌然、锐不可挡道:“景芮只会让手中之剑更加锋利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不管何时,只有自己强大,人生才会幸福。”伊秋听了兰翊的话,很直白的感叹了一下,心里不在纠结自己所作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屋内烛光昏暗,明明灭灭,愈发晃动得让人觉得逼仄。即使已经在这古代生活了□□年,伊秋仍然不习惯太过早睡。左右没有什么消遣,她望着被自己裹起来的古筝,心想此时不用像原来那样藏着掖着,技能倒进步了不少。

     “兰翊,可有想听之曲?”伊秋征询了下对方的意见,笑露温柔之色,就像对待邻家的小妹妹一样,亲切而又和蔼。

     “兰笙。”伊秋听对方声音不再那么冷,眼睛透过她露出了一丝压抑在心底地思念。

     “她一直在想他。”伊秋望着这个冷冷地不懂得表达的女子,心里正为她嘘嗟,却不成想刚抬起头来,便望到了不远处立着的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那影子朦胧斑驳易碎,只飘忽了一下,便瞬间隐没在黑暗中

     他是来见她的么?应该还没走吧?伊秋想自己今后都不能照顾他,还是不要牵扯不断的好。

     不知道如何开口,因而没有追出门去,反而重新坐于窗前,对案弹起了一首能表达自己心意的曲子:

     难解百般愁,相知爱意浓……分飞各天涯,他朝可会相逢?萧萧风声凄泣暴雨中。人海里飘浮,展转却是梦,情深永相传,飘于万世空。当霜雪飘时,但愿花亦艳红,未惧路上烟雨蒙……但愿他日重逢,夜漫漫路上珍重,寒夜里霜雪飘时,但愿花亦艳红

     别后路上珍重……

     琴曲中含了一丝淡淡地愁苦,先时哀怨婉转,表达了劳燕分飞的无奈,后又将一腔缠绵刻骨思念化作了一句清清淡淡的珍重。

     “望君珍重,珍重……”琴声带着入木的情感,遥遥地传出了人所无法到达的距离。

     “奉孝,你媳妇叫你保重。”无边夜色中,戏志才站在墙角边用大白话打趣郭嘉,然后又推了对方一把道:“喂了一晚上的蚊虫,你要如补偿我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郭嘉从另一边的阴影里走出,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,一直沉默地走出很远,然后才忽然出言问道:“今晚之景美乎?曲可妙哉?”

     点了点头,戏志才望着灰蒙蒙的天空道:“天公不美,然余音绕梁,令人回味不绝,不枉偷鸡摸狗听墙一番。”赞叹完了,戏志才方觉自己上了郭嘉的当,于是便用夸张后悔之语,痛心疾首道:“我若知伊女君有如此绝才,当初必不相赠。”

     “悔之肠穿……”矣字还没有说出来,伊志才便被郭嘉扯了一下袖子。

     “袁公此处好不热闹。”郭嘉晒笑了一下,望着仍旧亮如白昼的房间,同戏志才道:“志才,袁公整日招才纳贤,忙碌异常,你猜我等之计将被采之几分?”

     “兵多未必胜之,谋众亦未必远之,且看袁君是否拥识人之明,决断之智。”戏志才倒也没生气。这袁绍傍晚才问计他们,夜里又立马召集了谋士商讨,这作为一方领率,实乃必然,只是他心中隐有担忧,怕这袁绍手下之才太多,七嘴八舌,各执一言,最后若没有实际的辨别能力,只怕要给绕糊涂。

     “嘉料一成也无。”郭嘉轻轻翻动了下眼睛,直接给出了最直接的答案。

     “奉孝之嘴,犹如乌鸦,我心甚惧也。”心里的猜想被好友抵实了,戏志才有些感慨和失落。

     “拥天时地利人和三者,却不知其用,袁公何生于世哉。”他惋惜之言一说话,当即又有些愤怒,只叹袁绍像猪一样蠢,又如烂泥一样扶不上墙,白来世上走一趟。

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郭嘉被他之语逗得哈哈一笑,忽而又嘘了一声,示意他压低声音提醒道:“嘉之前为志才算了一卦:欲清火气必至袁公处。尔今后尽可纵乐,无所顾忌也!”

     “对极!”戏志才与郭嘉本就是臭味相投之人,此时二人一眼便看出袁绍不配为其主,于是便打算赖着人家,可劲地横扫秋风。

     这边,正如二人所料不差,在袁绍帐下,慕名而来之谋士,何其之多。

     对于郭嘉他们建议,原先袁绍觉得很不错,欲采用。可回到房中,立马又有人来劝道:“主公不可。董卓精兵强将,若是派兵打头,于自身势力有损不说。若不幸败之,岂不让众诸侯笑掉大牙,说主公伐贼不成反被伐。”

     本就害怕耗费自身实力,袁绍一听还会招人笑柄,登时素爱美名的他便不干了。

     “此诚不可为那出头之鸟。尔等可有他计。”袁绍对着已经归顺于自己的人,倒是颇有威严。

     “主公坐拥渤海,但也不过一小郡,若要图大,必须拿下人口众多的冀州。”逄(pang)纪早年便得袁绍赏识,因而深受其信。

     “冀州?”袁绍的思路与逄纪十分相似,他早就对冀州心动不已,但如今有韩馥热情款待,他怎么好动手,再说十八路诸侯,谁没有野心,怎么会容许他一人独大。

     “主公,十八路诸侯各怀鬼胎,早有嫌隙,只要稍加挑拨,令坐于南面之公孙瓒攻打韩馥,待其腹背受敌,我等只须稍加施以援手,冀州不费吹灰,便可得之。”

 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袁绍由衷地认准了这个决定,其下有田丰与郭图等人摇头劝道:“主公乃发起联盟之主,怎可带头反之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袁绍被问得神色一沉,心里是有苦难言。须知那讨伐董卓的诏书其实是东郡太守桥瑁冒充他家名声所写。其信飞快传给到了各州郡,历数董卓罪状,出奇意料地得到各方人马的响应,因而袁氏便不由被推到风口浪尖,最后只能顺势而为。

     “吾意已决。”袁绍始终觉得讨伐董卓费力不讨好,还是交给别人去做,他只要在后面赚足了名声就够了。

     “唉!”田丰与郭图等人长叹了口气,且退下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如今,袁绍如此之看,其他几路诸侯又何尝不是如此之想。这些人虽还未全部到齐,但部分与袁绍积聚在一起,每天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,只看得郭戏荀三人愈发沉默,全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 每日饮酒作乐,人云亦云,郭嘉他们暗暗观察和等待,只盼有雄才大智者出现,然而却一日又一日的失望。

     “无趣,嘉找兰笙听曲去。”郭嘉最近换了种心态与伊秋交往,如今已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 笑眯眯地与戏志才和荀彧告别,他刚起身,却忽然被戏志才亲昵地拉住。“奉孝,且慢!”他扯着他的衣领凑近,将手举至郭嘉头顶,然后转过身来同荀彧道:“文若,可曾在奉孝身上发现一件趣事?”

     微微一笑,荀彧看着两无状之人,无声地摇了摇头,然后才装作好奇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“奉孝似乎比兰笙矮了一点。”戏志才奚落起郭嘉,向来不遗余力,上下其手的将对方扒拉一通,一点点指着评价道:“兰笙两颊之肉不见,面容渐开,其形若倒扣之笠,下巴微凸,鼻挺如峰,再兼之身修体长,堪当“秀冶天伦,凌姿傲然’之君。”

 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他像老鸨一样围着郭嘉转了一圈,满怀担忧地提醒道:“吾观汝阳气不足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郭嘉不理睬戏志才,缓缓悠悠地走开,心里却暗自嘀咕:“不会真的比伊秋矮吧?”

     摸了摸自己稍有些圆润地下巴,郭嘉觉得这弧度挺好的,只是脑袋里一回想起如今忽然一下子长开、的确与从前在颖川

     大不一样的人,忽然感慨道:

     “温柔小白兔变身清冷小白蛇,虽与嘉所料不差,但着实令人震惊。”

     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物种,确实令人感觉天翻地覆,判若两人,怪不得连郭图都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 郭嘉还记得伊秋充当丫鬟在一旁招待过对方,却……

     好吧!郭嘉自己也不得不承认,对方现在全身上下都比他更有男子气概。

 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