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6章 伐董卷24
    这厢,当袁绍改立天子的诏书传达到众诸侯手中之时,尤其是被送到袁术手中之后,他心里更是急得不行。生怕其他的各路诸侯同意,他连忙去信给公孙瓒,曹操等人,联合他们共同反对袁绍这样的行为。

     袁术平时并不得人心,但这次却意外得到了别人的同意,并且被封为了反袁绍改朝篡位的盟主。

     终于不再被袁绍压着,袁术体会到当家做主的感觉之后,走起路来都轻飘飘地,状态感觉就像是要飞起来一般。

     由于天子一事的分歧,他算是与袁绍彻底地反目,心里更是迫不及待地要北上去诛灭袁绍,至于袁绍那边,更不会真的因为长安天子的夸奖而放弃江东。

     原本另立天子的计谋受阻,袁绍料得有人会不同意,但完全没想一个人,他本身更是激烈的反对这件事。

     此人就是要被尊立为新君的幽州牧刘虞。当得知袁绍要立他为帝的时候,他便清醒的知道自己去了也不过是个傀儡,因而生怕像长安天子一样被袁绍囚禁起来,他辞了职位,带着家人逃去了戎狄之所。

     连被奉为天子的对象都没了,袁绍虽然遗憾,但却顺手夺了幽州,并且经他人提议,想到了怎样讨伐江东的理由。

     “孙坚之子孙权,感敌葬父,绍深感其节,但其父乃亡,而其身年幼,吾身为盟主,为防江东大乱,特率兵前往,替其平乱。”

     总之,江东虽然在换帝风波之下,得到一丝喘息,但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改变。

     袁绍与袁术之间看起来剑拔弩张,然而大军要动起来,也不是件容易之事。

     孙权在江东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,孙策见江东之危非战而无可免,不由在房间急得来来回回的走动,最后狠狠得拍了一下桌子道:“黄叔叔,袁术这是什么意思,大军早就准备好了,但领头的他怎么还按兵不动?他不是很急么?”

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黄盖也觉得有些奇怪,按理说根据袁术之前的表现,他简直恨不能立刻同袁绍拔剑相向,然而临军之前,却为何反而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 “许是被什么要事耽搁了吧!”

     黄盖想了想后,便对孙策安慰道:“主公,莫急,该来的总会来。”

     “来个屁!”他这话说并没有安慰到孙策,反而使得他直接忍不住说了句粗话,接着便急急地去找袁术。

     袁术这一去可不是一天两天,这临时要走了,他心里忽然就牵肠挂肚,似乎感觉还有诸多事宜没有交待。

     并非是担心刘表来袭,他只是担心没有他在,这里会像江东一样内乱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主公,您的堂叔袁滂曾在汉庭担任大司农,颇俱声望,而其子袁涣现今更是具有乃父之风,将其所辖的陈郡管理的井井有条,民顺安乐,莫不如请他出山,带你总管整个后方事宜。”

     其下之臣杨弘这样提议,而袁术点了点头,面上颇为认同道:“袁涣实乃我袁家之大才,其下之郑浑更是精通农桑,使得五谷丰登,百姓富足……”

     袁术说着说着,忽而就没了声音,脸上露出为难之色道:“袁涣肖父,正气浩然,实有君子之风,且喜好安静,如今我与袁绍兄弟反目,他如何会参与到这种事情中来,恐怕还会将我骂得狗血淋头。”

     提到袁涣,袁术却一反常态,不仅收起了自己的高傲自大、目中无人,还流露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敬重,这着实惊掉了一地人的下巴。

     “主公,袁涣喜静,举动必以礼待人,那您为何不投其所好,派一风雅文静之人去晓知以情,动之以礼,再以百姓之名义为任,他必然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 想了想袁涣那样清高的品行,袁术觉得此举可行,但若要寻个投其所好之人,怕是不容易,因而头疼道:“袁涣乃有真君子仪德之人,其言行似屈公一样高风亮节,恐非世俗之人能接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啊!弄巧成拙反倒不美了!”其下谋士点了点头附和,不过袁术却始终没有放下心来道:“此次挥师北上,正好会经过他所在的陈郡,我必须要亲自去拜访,界时再相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 袁术内议完之后,这时孙策已经在外等候了小半个时辰。他虽然急迫,但经过巨大变故后,多少能够收敛一些之前的莽撞。

     此刻终于见着袁术出来,他立马上前问道:“袁将军,大军已备,敢问你何时出发,若您怕了那袁绍,我孙策这就带着人返回江东,单独去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 闻言,袁术有些不喜他目空一切地质问自己的样子,但已经想好了托付后方之人,因而他心里的大石头落地,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,同孙策轻快道:“孙贤侄之急,袁某明白,这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 时至正午,又是一年春分,一行人随大军出发,路上时而遇见农忙之人,但袁术却极力约束士兵,颇为重视道:“别看一些人的军队勇猛异常,但没了粮食,却坚持不了几天,因而这行军打仗,靠的是财力与物力的支撑,所以众将士不得逾越,踩踏乡民的土地。”

     当袁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跟在孙策一行人身边的兰笙着实有些惊讶,感觉自己要重新认识一番袁术这个人。

     她一路上观察,发现在袁术所管辖的地盘,百姓的生活相比其他地方要好的多,最起码还时不时能听到他们发出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 越往西北行去,就越是如此,兰笙看到的不再是人烟寂寥的荒村,渐渐得人多了起来,等到了一个叫做陈郡的地方时,这里更是百姓安乐随和,市面治安良好,这一切都令兰笙感觉回到了乱世之前一样,不由感慨道:“没想到袁将军这里还有一片世外桃源啊!。”

     兰笙是望着城下的百姓说的,然而他身边的黄盖也不禁点头赞叹道:“就是我江东无战事之时,百姓也没有这样有礼有序,康态安平。”

     黄盖尤其着重了礼这个字,兰笙也觉得这里的人行动之间皆很有礼貌,随处可见相互点头问好,或者拱手礼让之人,着实令人心里激动震撼。

     想想纵使在二十一世纪,也没能正真做到礼仪之邦,如今在这样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,却意外的见到了。

     “池某感觉就像作梦一样,若是天下百姓都能如此,那该有多好!”

     兰笙是发自内心的感叹,然而孙策听了却有点不快,十分怀疑的望着袁术道:“不知管理此处的县丞是谁?孙某以后也要多重用这样的人才,令百姓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 孙策是有点看不起袁术,刻意将这里的太平与他撇开,但袁术却没有听出来一样,只觉得就连孙策一行人都夸赞了这个地方,面上特别有光道:“这是我袁氏三公其一之子,袁涣所治理的地方,此次我就是要把大事拜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 听是袁氏的人,孙策便兴趣缺缺,然而兰笙却并无成见,反而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袁涣,字曜卿,喜欢三国的人都知道吕布与刘备闹翻之后,他宁死不为吕布写书骂刘备,并向吕布解释说:“涣闻唯德可以辱人,不闻以骂。使彼固君子邪,且不耻将军之言,彼诚小人邪,将复将军之意,则辱在此不在於彼。”

     当年兰笙也不知在什么时侯看到过这样一段,但却觉得非常有理。如果你骂的是有德行的人,人家根本不在意,而如果是小人,那么彼此之间就会像泼妇骂街一样,没完没了,平白让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 再次往城楼下看了眼城内人的举止,兰笙不禁感叹这个人的操守不仅说服了当初的吕布,而是随时影响着周围的人们。

     “若有幸,兰笙真想见见袁先生其人。”兰笙特意向着袁术说出自己的仰慕之意,而袁术见他再三的夸赞这里的人和物,便觉得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地方,不由大方道:“反正江东也不过如此,兰笙公子何需舍近求远,不如就在这里定居,待我将你介绍给翟卿,想来你们文雅之人,必然有共同之处,倒是能聊上几句。”

     对于袁术这么好说话,兰笙感激弯腰一礼,拱手道:“景澜谢过袁将军。”

     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。反正我即刻也要去见他,不如就顺着带上你吧!”袁术对比自己身份低的人,例如曹操,袁绍,这些他通通都看不起,但对于身份和他差不多,却很有德行的袁涣,却是打从心里的尊敬与仰望了。

     兰笙没想到他会这么急和这么重视,一来到这里,便立马洗漱,再三整理着装,还备了重礼,并压下张扬的气势,变得恭然有礼起来,这才带着他和杨弘

     低调的前往。

     据兰笙所知,这袁涣只比郭嘉大几岁,算起来是袁术的小辈,但对方却这样收敛与礼待,不由让她更加好奇,这人究竟长什么样子,又是怎样为人处事的呢?

     怀着一种濡慕的心,兰笙随着袁术穿过热闹的街市,拐进了一羊肠小道,这才在一十分僻静的地方发现一处很朴实无华的住宅。

     和普通殷实一点的人家差不多的小院,很难想像这是曾经名列三公之一的人家,不过也不由让人肃然起敬,就连站着的姿态也不由端立,愈发恭敬起来。

     即使是对着门口的下人,袁术身边的人也是极其有礼道:“袁术,袁二公子来看望袁老前辈,劳烦这位小兄弟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原来是袁二公子来了,快快请进,先随我去客厅稍候片刻,小的再去告知老爷和公子。”

     那下人并不谄媚,也没有喜形于色,露出慌张的言行,而是拱手一礼后,不紧不慢地往引去前厅,让人招待之后,这才向着后堂里走去。

     光从这一点便知道对方治家十分严谨,也令兰笙感觉到了其智慧所在。

     当袁术袁绍一家举义聚集合路诸侯,名满天下之时,这家人却名声不显,低调得几乎快要让人忘记,原来四世三公也并不是指代袁绍一家。

     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兰笙便见到一精神烁熠、双目有神的老者迈着端方的步伐进来,其后跟着一弱质俊美的青年,步调闲适从容。

     当即随在袁术身后迎上去,只见他露出无比真诚之意道:“叔父,术大军行至这里,孩儿特来看望!”

     “嗯!”袁滂只点了点头,接着袁术又望向袁涣,目露热切道:“曜卿堂弟,许久不见,术甚为想念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知公路兄而来,涣有失远迎!”袁涣父子待袁术都很有礼,却显得不亲不近,只有袁术一个人在一旁热情无比的嘘寒问暖,顺带提了下自己的谋士杨弘,以及兰笙,接着当开始了正题之后,身为局外人的兰笙便主动请求退下。

     之后也不知双方谈了什么,只见四人出来后,袁绍与他的谋士皆灰头土脸,而袁涣父子则是进入时什么表情,出来的时候依旧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 两相对比,十分鲜明。由此兰笙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静静地待着,目光平平地望着远方,想想兰翊在干什么,郭嘉又在哪儿?

     连晚饭都没留,袁术带着兰笙过来不过是一时虚荣,此时连他自己都不受待见,更别说把她介绍给谁认识!

     虽然面上有些灰溜溜地走着,袁术却没有任何抱怨之言,反而认同道:“叔父与堂弟说我与袁绍皆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他身为庶子虽不知尊卑,不给家中掌权者留有余地,但那是他不识大体,而我是嫡出长子,当心胸开阔,不与他计较。”

     正是袁滂这种不偏不倚的态度,袁术即使被对方直言了几句做得不对的地方,但他本身反而能认识到错误之处,虚心接受道:“此次我上去先同袁绍和谈一番,若他愿意回来帮助于我,使得二人兄弟齐心,那我便不为难他!”

     听着袁术让袁绍辅佐他的话,兰笙以前可能觉得他这样想很可笑,但一想到他是袁家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这样倒也不是大话,只是袁绍不说甘心屈从于他之下,恐怕没有一刻看得起他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