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0章 淮江小镇,采花大盗(10)
    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,红衣女子与欧阳弥轩不约而同的出招打向对方。

     欧阳弥轩抬手立于胸前,双手交错,掌心相对,一团蓝光在两掌之中变的逐渐强烈起来,仔细一看,那蓝光中竟有一根银针。

     带着蓝色光芒的银针,自欧阳弥轩双手交错的阴暗之处迸散而出,那些分散开来的蓝光,全都化作一根根带着寒气的冰针,避开唐可心,从四面八方向着红衣女子射去。

     红衣女子单手凝聚灵力,掌心之中的红光立刻由珍珠般大小,变的如男人拳头一般大,红色光晕消失的瞬间,红衣女子原本空空如也的手中,立刻多出一把羽扇,羽扇上的羽毛和她身上的衣裙一般,殷红如血。

     面对突围而来的冰针,红衣女子左躲右闪,乘着闪身的空档,羽扇左右一挥,两道红色的光刃直逼向欧阳弥轩。

     欧阳弥轩纵身在空中翻转几下,轻松的避开了光刃,在此同时,他双掌凝起的蓝光,无形的空气中,又是无数的冰针幻化而出,齐齐的射向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 红衣女子抛起羽扇,羽扇自然的在红衣女子的周身,快速的旋转着,撑起了一道红色的透明结界,阻挡住了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冰针。

     冰针由外向结界内扎进,却在触碰到红色结界之时,瞬间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 站在结界里的红衣女子,不由的挑起了眉,眼带笑意的注视着欧阳弥轩。

     欧阳弥轩眼光波动,眸底荡漾起寒冽的杀意,面色冰冷至极,全身上下散发着狠厉的气息。

     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,结界中的红衣女子敛下了笑意,表情变的严肃了起来,混身上下,都处在一种高度防备的状态,一双勾人心魂的凤眼,紧紧的盯着欧阳弥轩。

     只见,欧阳弥轩张开大掌,掌心向外,手腕环转一周,掌心蓝光中的银针立刻显现了出来,悬浮在他的手掌之中。

     随着欧阳弥轩掌心里的蓝光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明亮耀眼,银针逐渐变大,并分成了三根,每一根银针上面,都在不停的冒着寒气。

     只不过眨眼的功夫,欧阳弥轩猛的用力将掌心里的针,抛至空中,两只手臂,如大鹏展翅一般的用力张开,空中的银针,就如同幻影一般消失了,只留下了三道带着寒气的白烟,飘散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 就在红衣女子睁大双眼,运用灵力使羽扇旋转的更快,同时惊诧着四处搜寻着那三根银针所在何处之时,一根银针凭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穿透了结界,直逼她的面门。

     红衣女子一把抓起羽扇,用力的往上一挥,将银针打向了别处,扎进了客房的墙壁里,下一秒,自银针穿进墙壁的地方,由内向外,整面墙壁都凝结起了厚厚的一层冰霜,坚固非常。

 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 见状,红衣女子内心叹了一声,不自觉的越发用力握紧了手里的羽扇。

     还有两支。

     在哪儿呢?

     就在红衣女子内心纳闷着另外两只银针所在之处的时候,又一根银针凭空出现在了她的身后,正对准着她的后脑勺,针尖距离她只有不到半寸的距离。

     眼看银针就要扎入他的脑后,红衣女子一个侧身躲开的同时,羽扇一抬,将银针击打向欧阳弥轩。

     欧阳弥轩向一个跨步,腰身顺势往后一仰,带着强烈寒气的银针自他鼻尖上方快速射过,扎进了他身后的屏风之中,同方才的墙壁一样,屏风快速的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 已安然躲过了两支银针的红衣女子,本以为第三支也可以避开,却不想,在她将第二支银针反击向欧阳弥轩的同时,第三支消失的银针,已然已悄悄的出现在她的背后,针尖对着的,正是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 眼看第三支银针就要刺进红衣女子的身体,红衣女子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一般,反应极快的向侧翻,想要躲开。

 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 仍是晚了一步,银针穿过了她的手臂,带着她的鲜红血液,扎进了床梁上。

     床梁与红衣女子的手臂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被冰结成冰。

     因手臂受伤被冰冻,红衣女子一吃痛,心中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 与是,她果断的将扛在肩膀上的唐可心往欧阳弥轩的面前一抛,乘着欧阳弥轩上前接住唐可心的时候,消失在了窗口,逃走了。

     只听到她妖魅,不甘的声音自空气中传来。

     “欧阳国师的玉寒针,果然名不需传,今日,是在下轻敌了,咱们改日再会!”

     红衣女子声音消失的同时,唐可心正好落进欧阳弥轩的怀中。

     目视着窗口,欧阳弥轩眼眸微眯。

     哼!

     逃的还真快。

     抱着怀里的唐可心,欧阳弥轩走出了客房,踏进了隔壁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 进屋后,欧阳弥轩将唐可心平放在床上,自己则是坐在床边给她号脉。

     就在欧阳弥轩面露疑难之色的时候,绢蕊和砚台异口同声的急冲冲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 “师傅!唐小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国师大人!我家小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 瞥见欧阳弥轩正在给唐可心号脉,绢蕊和砚台紧张的心情顿时平缓了下来,安静的闭上了嘴吧。

 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 砚台见欧阳弥轩面色一起很沉重,猜想,唐可心的情况应该很不乐观,小声的开口:“师傅,唐小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 不待砚台把话说完,欧阳弥轩收回替唐可心号脉的手,蹙眉吩咐道:“研墨!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砚台一听,应声朝着客房里的书桌走去。

     欧阳弥轩坐在床边,凝视着昏迷不醒的唐可心,眉心越蹙越紧。

     她中的毒,七日内不会发作,仍然会与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 但,七天之后……

     七天之后,便会丧失意识,永远的沉睡。

     若想解毒,除了普通的解毒草药之外,还需要三仙草。

     然而,距他所知,三仙草只生长在幽洲的冥云沼泽附近的灌木丛中,非常的稀少。

     可遇,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 况且,此处距离幽洲路途遥远,就算是使用法宝,神行驹,也无法保证能在六日内,寻到草药,并返回。

     眼下,除了运用灵力暂时将她体内的毒素暂时压制住,别无它法。